大璃氮气灯¡

初遇


‘’最近传出了个非常恐怖的消息!‘’
一个穿着棉袄的胡子大叔站在一棵老枯树下,和着一个瘦弱的男人小声讨论。
‘’呵呵,说来听听。‘’
‘’这不。最近十七区的仙堡里的女仆。。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了。。。连尸体都没有找到。。你说是不是有鬼。。。‘’
一阵冷风吹过,不禁打了个哆嗦。
‘’你都多大年纪了,还相信有鬼,哎。。‘’
边笑边嘲讽道
‘’什么!是真的!‘’大叔立马反驳道
‘’哈哈哈----‘’故意大笑,大叔见状有些生气也没用多说什么。
这时,只见远处的雪地上走过一个女孩,不一会儿就经过他们面前。
‘’哎!这不是路铃儿吗?去哪里啊?''
大叔望见女孩便热情的打了个招呼,在寒冷的空气中留下了几口可见的热气。
‘’恩。去雪熊林附近看看有没有落入陷阱的妖兽。‘’
女孩转回头甩开了两条乌黑的麻花辫子,漆黑的眸子静静的看向远处的枯树林子。
‘’小心点啊,最近十七区那边传出了恐怖的消息!‘’
‘’十七区。怎么了?‘’
‘’十七区的仙主叫什么来着?''
‘’无应什柒。‘’
‘’对,没错。就是他。听说他练功练得。。。把女仆都给生吃了!‘’
‘’真的?‘’
那个瘦弱的男人一把捂住大叔的嘴,阻止了继续下去的谈话。
‘’好了好了,路铃儿快点去看看吧,不然妖兽都要跑了。‘’
‘’哦哦,差点忘了,那我先走了。‘’
 看着路铃儿渐渐走远,大叔才喘的口气。
‘’为什么不让我告诉路铃儿。。。‘’
‘’因为路铃儿是十七区的人啊,傻子吗你。。‘’
‘’那就更加要告诉她啊!‘’
‘’你别忘记了,路铃儿的父母都被十七区的土匪劫去了,如果她知道这个事情,路铃儿可呢就要被迫离开她的故乡,孤身一人。。‘’
‘’。。。。好吧。。希望她不要有事啊。。‘’

 


时不时传出些昆虫的叫声,月亮已经高高的挂在漆黑的天空中,带着飘雪的冷风刮过路铃儿的脸颊,旁边的枯树枝也被吹的嘎吱作响。
‘’唔。好冷啊。。‘’
路铃儿磨了磨手,望着月亮感叹
‘’着种天气应该不会有猎物了吧。。‘’
直到路铃儿走近枯树林的陷阱,原本铺好树枝和积雪都被破坏了,路铃儿高兴的双眼都在发光。急匆匆的跑过去。
‘’难道有食物吃了!‘’
结果却让人失望,不仅让你失望了,还准备了一个大惊喜给你。
陷阱中趴着一个少年,白的和雪融在一起头发,黑色的斗篷被弄的破破烂烂的,修长的手紧紧的抓着一把闪着光的长枪。
‘’完蛋了。。我杀人了。。‘’
‘’怎么办。。‘’
‘’喂!你没事吧。。‘’
小心翼翼的爬下坑里,拍了拍少年的背。只见他抖了抖,缓慢的睁开双眼,腥红的双眸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路铃儿后,猛的坐了起来,吓得路铃儿僵住在原地,少年拿起长枪对着路铃儿。
‘’你是谁。‘’
‘’啊。。额,我叫路铃儿。大侠饶命。。‘’
‘’。。。。‘’
‘’不好意思啊,弄坏了你的陷阱。。‘’
‘’啊。没事没事,哈哈。。‘’
‘’我第一次出来,不认得路。。‘’
‘’你。。是哪里人?‘’
‘’。。十七区,你呢‘’
‘’我也是十七区的诶,你叫什么名字?‘’
‘’无应什柒。‘’
‘’。。。。。。‘’
‘’还真有这么巧的事情呢,跟我们的仙主同名呢。。‘’
‘’。。。怎么了?‘’
‘’我们的仙主从他即位开始就没有了平凡的生活,土匪满天飞,我,,我父母也被掳去。。。仙主从来没有管过。。。‘’
‘’。。。真是对不起啊。。。这么多年了。。‘’
‘’啊?什么?你为什么要道歉?‘’
无应什柒拍了拍衣服上的白雪,站了起来,跳出大坑,路铃儿不解的跟了上去,跟在他身后仰头看着他后颈扎起的一束长长的白发,他居然高我一个头。。无应什柒转过头看着路铃儿,腥红的眼睛在月光下显得十分邪魅,路铃儿竟呆了一会,十七区居然会有这么帅的人。
‘’因为。。。我就是无应什柒仙主啊。。‘’
风吹开无应什柒的斗篷,一条闪着银光的精致项链露了出来,我c,那不是仙主的身份令牌吗!
‘’。。最讨厌无应什柒了!!‘’
路铃儿大叫一声后,转身就跑了。无应什柒有些惊讶的看着她跑远,我有这么恐怖吗。。。
路铃儿跑了一段时间,应该甩掉他了,没想到还真让我遇上了,停了下来气喘吁吁的。
回头看了看,没人。
‘’太好了。。!‘’
‘’跑什么,我又不会吃了你。。‘’
‘’吃!吃!。。救命啊!‘’
‘’喂,那边是。。‘’
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应什柒忽然出现在我眼前。吓我一大跳。一说到吃人,立马想起了刚才大叔说的话,不会吧,难道是真的!本能的往返方向跑,结果却跑到了禁地。
‘’哇!雪熊!‘’
路铃儿一脚踩到雪熊的脑袋上,还以为是一块凸起的雪地,脚下一动,活生生被雪熊甩了出去。
‘’你。。是傻子吗。。‘’
‘’啊?‘’
‘’抱紧我。‘’
‘’什么情况?‘’
无应什柒一把接住了路铃儿,路铃儿反射性的紧紧的抱住救命稻草。无应什柒用力一跃,躲过了雪熊的一击,正当雪熊还没有反应过来时,无应什柒拿出长枪一低跨横扫,把雪熊潦倒在地,又来一击重击,直击雪熊的头部,鲜血溅了一些在无应什柒的脸上,路铃儿盯着他,多么锐利的眼睛,粘上鲜血有种莫名的美感。。
‘’我脸怎么了吗?‘’
‘’没。。没事。‘’
路铃儿红着脸埋进无应什柒的胸口,一股子薄荷的清香窜进鼻腔里,很舒服。
‘’我说,那个,路铃儿,,,‘’
无应什柒磁性动听的声音从上面传来。
‘’你好重。。‘’
‘’唔!..''
路铃儿脸变的红通通的,默默地站在旁边。无应什柒也默默地用刀割下雪熊的皮毛,手脚利落干净的弄完啦,剩下一大坨生肉,无应什柒静静的看了一会,忽然看向路铃儿,视线重叠。
‘’你会。。。‘’
‘’别想了,我不会。。。‘’
路铃儿一秒就领悟了他的意思,刚刚一口拒绝了,可惜这时肚子却不争气的响了起来。
‘’就算是俩个人吃,应该也不用这么多吧。。‘’
‘’什么?‘’
‘’没什么。。‘’
路铃儿观察者地上着一大坨肉思考着。不想,一转头就看见无应什柒劈了几颗老枯木,架起了烧烤架,单手就把肉给架上去了,路铃儿使出了毕生绝学,分分钟就烤好了比自己还要大的烤肉,香气四溢。路铃儿率先割下一块吃了起来,随后无应什柒直接上嘴咬,完全不顾形象,路铃儿连忙躲到一边。
‘’这家伙是饿狼转世吗。。真能吃。。。‘’
‘’好了,吃饱了。‘’
‘’这么快。。‘’
‘’。。你。。还饿吗?‘’
‘’我。。不饿。。诶!‘’
‘’那,我帮你吃。‘’
路铃儿吃了一半,还有一半剩下没有吃,无应什柒越靠越近,一口咬住路铃儿还拿在手里的肉,靠的好近,几乎是面对面的,只隔了一小块烤肉,对方微长的白色刘海略过路铃儿的鼻尖,软软的。手抖了一下,肉直接掉在了雪地上。
‘’啊。掉了,路铃儿浪费食物。‘’
说完舔了舔嘴巴,无应什柒又坐回路铃儿旁边,只留下路铃儿捂住泛红的脸。两人安静了一会。路铃儿先出声道。
‘’你为什么不管理政务?‘’
‘’我,,太小,是我叔叔代管。‘’
‘’这样。。。。‘’
路铃儿还想说些什么但张开嘴又咽了回去。这时,无应什柒站了起来。
‘’我觉得我得挽回我什柒仙主的脸面,土匪我杀定了!‘’
无应什柒拿起长枪气势汹汹的跑了出去。
‘’喂!!是这边。。。‘’
路铃儿无奈的叫停他,路痴真的是可怜啊。。

 

实在无聊,,,记下自己的小故事。。。

摸鱼使我快乐,使我开心。。。

看了谦谦的杂志,突然心血来潮就画了一张。但上色还是以后再补....
^_^